<sub id="xrv4s"></sub>
    1. <small id="xrv4s"><dl id="xrv4s"></dl></small>
      1. <i id="xrv4s"><sub id="xrv4s"></sub></i><small id="xrv4s"><dl id="xrv4s"></dl></small><sub id="xrv4s"></sub>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侵權曝光 > 正文

        作弊軟件、內幕交易、假鞋泛濫……“瘋狂的鞋子”還能瘋多久

        作者:胡磊    來源:上游新聞    更新時間:2019-09-26 14:56:17   【發表評論】【打印此文】【關閉窗口

        24歲的張喆大學畢業一年多了,他沒有像同齡人一樣每天兩點一線的往返辦公室與家之間,而是做起了賣鞋的生意。

         

        9月24日,張喆告訴上游新聞(報料微信號:shangyounews)記者,“每天買鞋賣鞋比上班還忙,跟蹤最新的發售信息、收貨發貨、對接客戶……回報還是比上班好一點”。

         

        今年8月,張喆搶到了兩雙發售價為1299元的AJ的新款女鞋,一周后以7800元的價格售出,“后來這雙鞋價格最高賣到了12000多元,翻了有9倍”。

         

        公開數據顯示,炒鞋的市場規模超425億元,毒APP、Nice和斗牛為代表的一批球鞋轉賣平臺在炒鞋熱中快速崛起,成為了“球鞋二級市場交易所”,毒APP在4月底剛完成新一輪融資,估值已達10億美元。

         

        上游新聞記者在采訪中發現,真正想穿鞋的消費者很少有機會能夠買到心儀的鞋。炒鞋,儼然成為一種資本游戲。今年7月,國內一家球鞋交易平臺發布了“鞋穿不炒”的倡議書,提出球鞋是廣大消費者體驗潮流文化的重要載體之一,“球鞋是用來穿的,不是用來炒的。”

         

        張喆父母一直在追問他,何時才能找一份正經的工作?張喆總是回答,“等鞋炒不動了再說”。張喆和炒鞋圈中人也在觀望,火熱的鞋市會否迎來降溫的一天?

         

        買鞋的和賣鞋的

         

        寬腳褲、扎頭巾、蛤蟆鏡,腳蹬一雙阿迪達斯出的黑色滿天星椰子,上游新聞記者見到張喆時,他正在忙著打電話同賣家溝通鞋子的交易細節。

         

        張喆從初中就開始追潮鞋,“剛開始還是以自己穿為主,主要就是Air Jordan(AJ)的鞋子,當時喜歡打籃球覺得穿AJ很酷,慢慢的就發現鞋子除了穿之外,還可以賺錢”。

         

        2012年,讀高二的張喆從雜志上獲得耐克公司即將發售NBA賽場同款的銀河噴,便開始通過各種渠道留意發售信息,通過官方渠道購買屢屢碰壁之后,張喆托人購買了一雙從美國寄回來的銀河噴,花費了近8000元。張喆還沒來得及穿這雙當時已是天價的銀河噴,一名自稱做鞋生意的同齡人便出價一萬元買下了這雙鞋,張喆眨眼就賺了2000元。

         

        發現倒鞋可以賺錢的張喆一邊上學,一邊買鞋賣鞋。通過官方抽簽、海外購買等方式購入緊缺的鞋子,再通過各類在線交易平臺、線下實體店將鞋賣出去,張喆的收益由此而來,“這幾年的流水加起來接近百萬了吧,比上班好一點,倒鞋越來越不好做”。

         

        張喆的鞋都是誰買呢?

         

        今年27歲從事軟件編程的陳龍(化名)2年前從張喆手上買了一雙當時最火的椰子白斑馬,“能保真、貨多”成為了陳龍選擇在張喆這里買鞋的理由。

         

        陳龍自稱是“鞋文化發燒友”,2014年購買了一雙籃球鞋科比8讓他從球友變成了鞋友,穿著拉風的科比8馳騁在籃球場上。

         

        “圓夢”是陳龍對上游新聞記者說的最多的一個詞。今年6月,陳龍花4600元購買了一雙科比1代限量版球鞋,從高一陳龍就開始“覬覦”這雙鞋,“買下它,就是為情懷買單”。從事軟件編寫的陳龍月入過萬,買鞋依然是他每個月的開支大項之一。

         

        陳龍坦言,除了他這種“情懷派”真正喜愛各式鞋品之外,舍得去追逐熱門球鞋、花高價購買的還有一部分純粹是因為限量版的球鞋可以帶來社會身份的認同。健身教練郭邑就是其中之一。

         

        郭邑工作的健身房位于成都商業核心地帶太古里附近,健身私教課一節課約400元,購買課程的會員大多收入頗高,“我們的客戶是對生活品質要求比較高的人群,健身房對于細節的要求也比較高,要求我們的穿著能突出健身房的高端”。

         

        毫無疑問,腳上穿的鞋就是郭邑和他的同事們能夠凸顯“高端健身”的重要標志之一。

         

        半年前,郭邑花2400多元通過毒APP購買了一雙阿迪達斯的椰子系列;前不久椰子系列的夜光色版本上市,郭邑第一時間跑到了成都春熙路以4500元購買了一雙,較原價貴了近2000元,“穿上這些鞋子,面對客戶都要自信一點了,有種發自內心的舒適感”。

         

        除了工作之外,郭邑的最大愛好就是瀏覽各種鞋子的信息,每個月工資發下來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償還買鞋欠下的信用貸款。郭邑認為,除了部分把球鞋當作剛需的消費者之外,還有一部分人買了球鞋不穿,“放在柜子里收藏,純粹是愛好。還有的就是屯鞋,等鞋價慢慢漲起再出手,這就是把鞋價推高的主要因素”。

         

        炒鞋和炒股

         

        2013年是球鞋市場具有轉折性的一年,球鞋轉售從口口相傳、依托社交媒體運營變成了平臺化運作,國內交易平臺毒APP、nice、斗牛等陸續出現。

         

        目前,國內最大的球鞋二手交易平臺是位于上海的毒App。企查查工商信息顯示,毒App的公司主體為上海識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控股72.1%的公司法定代表人楊冰是最大的控股股東,持股15%的國內體育社區網站虎撲(上海)文化傳播股份有限公司是第三大股東。

         

        2015年虎撲設立毒APP以來,這款APP一步步的從依附于虎撲論壇進行潮流文化的推薦,慢慢轉型成為了一家在線交易平臺。今年4月,毒APP完成了新一輪的融資,在完成投資之后,毒APP的估值已經超過了10億美元。

         

        在交易過程中,毒APP采用的是競價模式:賣家將貨品標出賣價,平臺通過將各個賣家的標價從低到高排序后,實時顯示最低價對買家展示,買家可以查看球鞋近期的銷量、成交價格以及過去一段時間的最高價和最低價。買家在購買后,賣家將球鞋寄到第三方鑒定平臺進行鑒定,確認為正品后再寄給買家。

         

        上游新聞記者發現,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的交易平臺,運作模式都是一樣,即提供一個獨立的第三方平臺,“賣家發貨—平臺鑒定—買家收貨”三位一體,解決了困擾球鞋交易的正品保障問題,平臺的贏利點則是從買賣雙方成交的價格中抽取傭金。2019年5月,毒App的交易技術服務費下降到了3.5%--5%。

         

        上海識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對外披露的數據顯示,毒App上線球鞋交易功能后,用戶數一直保持高速增長。截至2019年8月,毒注冊用戶數量超過了一億,日活躍用戶大約800萬。據預測,2019年毒APP成交總額預計將達到60億元到70億元。

         

        以毒App為代表的“炒鞋APP”為了方便消費者、賣家交易,還推出了實時行情和報價功能,根據過去24小時的交易額編制了“炒鞋”三大指數:AJ指數、耐克指數和阿迪達斯指數,K線圖、走勢圖都不缺席。

         

        張喆自豪地說,“我們這個行業現在和炒股一樣專業”。

         

        作弊軟件、內幕交易、假鞋泛濫

         

        “做鞋子這么多年賺了多少錢?”面對上游新聞記者的詢問,趙喆沒有正面回復,僅表示流水接近百萬元,“現在炒鞋也已經不是什么新聞了,一件事往往都是最開始的賺錢了,后來跟進來的都是被收割的韭菜了”。

         

        李俊就是趙喆口中所說的韭菜。

         

        今年8月,在銀行工作的李俊看到身邊的朋友都在鞋市中收獲頗豐,他投入了10萬元加入炒鞋的隊伍。和趙喆通過參與抽簽買鞋、境外拿貨等方式不同,李俊炒鞋的方式是通過相關電商平臺“低買高賣”,連李俊自己都說,“這個根本就是炒股票,只是把股票換成了鞋子來投機”。

         

        8月29日,李俊以3000元購買了一雙剛剛在國內面世不久的AJ1北卡藍,但由于種種原因,這款鞋上市之后的價格一路向下。9月17日,李俊以2450元將這雙鞋轉售了出去,虧了近500元,“對這款鞋沒有研究透徹,以為能夠趁熱打鐵繼續往上走,結果沒走幾步就往回跌了”,李俊對自己的這次失敗這樣總結。從8月入市以來,不到一個月,李俊就虧了近一萬元,他猶豫是否繼續在鞋市闖蕩。

         

        鞋市的火熱也催生了許多人的歪腦筋,抽簽作弊軟件、球鞋門店內幕交易、假鞋泛濫等問題,成為球鞋市場的困擾。

         

        張喆的貨品來源渠道,除了部分從境外市場進貨之外,相當大一部分的鞋子是通過參與官方搖號獲得,這也是最容易出問題的一個渠道,“搖號中你可能要面臨作弊軟件的騷擾,根本就不是公平競爭,人斗不過機器斗不過軟件。現在很多線下渠道的門店,里面有些不良店員批量購買,價格比官方售價高但是比市場價低,簡單來說就是尋租資源”,張喆對球鞋市場里的非正常現象很氣憤。

         

        持續高位運行的正品鞋也讓假鞋生意越來越好。“A貨鞋怎么可能沒有市場,一雙鞋動輒兩三千塊,用來穿的話實際壽命也就一年左右,一般人就是隨便穿穿而已,不會舍得投入那么多”,健身教練郭邑作為一名資深鞋產品買家,對于A貨市場的存在表示理解。

         

        相關專業人士告訴上游新聞記者,目前市面上假鞋按品質從低到高大概分為:通貨、超A、真標、公司級、純原等這5種,不同種類之間價格差異非常大,從一百多元到五六百元不等,仿冒鞋的價格主要還是根據原版鞋的火熱程度和制作成本來制定。

         

        郭邑見過不少人穿假鞋,發現多數人并不避諱“買假穿假”,“買假鞋的人主要還是覺得原版太貴,普通人又看不出來,如果買正版的穿會心疼。”

         

        行業人士認為,部分限量鞋因稀缺性、實用性,存在溢價符合市場規律,但目前溢價數十倍的現象已非理性。

         

        今年7月,毒APP、Nice等球鞋電商平臺不約而同的發出了倡議,提出了“鞋穿不炒”口號,并公布了配套的相關防炒作措施,呼吁消費者理性消費。

         

        接受上游新聞記者采訪的人士均表示贊成交易平臺的呼吁,但對成效持懷疑態度。

         

        李俊說,“現在社會對于鞋價的熱情,不是一家兩家交易平臺發個聲明就可以去降溫的,他們也不可能降溫,他們也是受益方”。

         

        張喆告訴上游新聞記者,他已經快頂不住家里的壓力,準備開始找一份工作了,“邊工作邊干這個吧,畢竟也是一項愛好,還能賺錢的那種”。(來源:上游新聞


        澳门新濠天地公司集团